<sub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nuitem id="rldl3"></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本網原創

              2022大學畢業季“最后一課”——

              四川大學校長李言榮:格局之上皆為景

              2022年06月24日17:36 | 來源:人民網-教育頻道
              小字號

              六月蟬鳴又起,青衿之志可期。即將離開校園的2022屆畢業生,陸續迎來了大學生涯的“最后一課”——畢業典禮。邁入社會,人生旅程如何開啟?山長水遠,面對挑戰如何戰勝?徘徊歧路,怎樣才能忠于初心?不負青春,如何擔當國之大任?

                  星空之下,山海之間,向光而行,奔赴遠征。離別之際,來自校長的“最后一課”為學子們送上了“行路錦囊”。帶著這份守望與祝福,勇敢奔赴山海吧!相信所有畢業生,縱使前路漫漫,路遠迢迢,亦能一帆風順,一往無前。

              6月24日,四川大學2022屆學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舉行,8402名本科生和7384名研究生為自己的川大求學歲月畫上圓滿句號,開啟人生新的征程。四川大學校長李言榮以《格局之上皆為景》為題為同學們上了大學“最后一課”。

              李言榮說,成大事者,首在格局。人生如同登山,如果格局打不開,就猶如站在山下徘徊,困于方寸之地,往往滿目荒涼;如果格局打開了,就好似站在山巔鳥瞰地面,蒼茫天地盡收眼中,氣度自然開闊、處處都是美景。只要能站在生命與大自然的角度去感悟人生,能站在歷史縱橫的交匯點上去審視當下與未來,能站在對國家和民族的貢獻上去思考責任與使命,就會不斷擴張自己的胸懷和格局。

              圍繞如何才能打開格局,他強調,首先就要站在大自然的角度。在浩瀚蒼穹之下、斗轉星移之間,也許就不會對一些東西再耿耿于懷、也不會再庸人自擾。其次要站在歷史的長度。凡事只要放在時間的長度、歷史的尺度去思考,就不會孤芳自賞、也不會妄自菲薄。很多研究工作只要放在世界科技史的長度、放在人類文明史的尺度去考慮,就可能會去選擇更有挑戰性、難度更大的事情來做。最后還要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一個人只要把自身的發展融入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之中,他就從“小我”的優秀走向了“大我”的卓越。

              李言榮指出,人的一生就是在格局的不斷擴展中成長壯大起來的,你的格局越大,看到的風景就越美、成就也就越大。學會從生命和大自然的角度看待世界,你將游目騁懷、仰觀宇宙之大;學會從歷史的長度思考未來,你將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學會從國家和民族的高度擔當責任,你將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只要在這三點之上不斷放大你的格局,你就會往高處走、向遠處行,就會成就不平凡的人生、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四川大學校長李言榮。校方供圖

              以下為四川大學校長李言榮題為《格局之上皆為景》發言節選——

              格局之上皆為景

              ——在四川大學2022屆畢業典禮上的講話

              校長 李言榮

              同學們、老師們、家長朋友們:大家好!

              今天,我們懷著無比喜悅的心情,共同祝賀2022屆的8402名本科生和7384名研究生順利完成學業。幾年前你們如百川歸海,匯聚到川大的胸懷之中,今天你們顏值與才華齊飛、氣質共涵養一色,即將奔向更高、更遠、更大的舞臺!

              同學們,你們是第一屆“00”后川大人,你們進校不久就被新冠疫情打亂了節奏,兩年半來,你們上了不少網課、吃了不少盒飯、戴了不少口罩、也點了不少外賣,你們克服了不少學習、生活上的不便,也錯過了不少面對面的學術報告和到國內外訪問交流的機會……這次疫情如此之長、反復之多,讓人有些措手不及,我們在保證同學們健康安全的前提下,管理上難免掛一漏萬,每天我經過望江黌門時看到圍欄邊堆滿的一排排外賣,每次到江安小西門旁看到送餐小哥隔著欄桿忙忙碌碌地向校內傳遞著幾千份盒飯,我們就知道學校還需要改進的地方太多太多了。但是讓我們十分欣慰的是,這些絲毫都沒有影響同學們追求一流、追求卓越的腳步。這些天,看到同學們三五成群地到主樓前合影,大家的笑容與往屆相比絲毫不減、對母校的情誼依然不變。

              同學們,上周我與畢業生代表座談時,大家講了很多在學校成長的故事和對母校的期望,特別是也談了不少對未來的期待和焦慮。當前,你們正處于“兩個大局”歷史交匯的偉大時代,既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對著嚴峻的考驗和挑戰。同學們可能知道,上個月我們有兩位校友成功登頂珠峰,他們拿著校旗俯視群山的合影在網上走紅。聽劉文偉校友講,去年他只爬到了半山腰,看到的只有荒野和碎石;今年當他登頂之時,才真正體會到了震撼人心的無限風光。其實,人生也如同登山,如果格局打不開,就猶如站在山下徘徊,困于方寸之地,往往滿目荒涼;如果格局打開了,就好似站在山巔鳥瞰地面,蒼茫天地盡收眼中,氣度自然開闊、處處都是美景。所以,今天我要給同學們講的主題就是——格局之上皆為景!

              其實,我們說的格局的“格”就是人的品行、修為,“局”就是人的胸懷、氣度。一個人格局不大,錢再多、官再大,也不一定快樂,腰纏萬貫又如何;一個人格局很大,沒有錢、職位不高,也可能過得幸福、活出人生的意義來。古往今來,我們見過太多聰明無比、實力超群的人,很多最后出息并不大甚至是打壞了一手好牌,往往敗就敗在格局、胸懷和境界上。成大事者,首在格局。尤其是當前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跌宕起伏的新冠疫情,世界的不確定性愈發凸顯,這就更加迫切地需要我們突破認知的局限、拓展自己的格局、甚至是開新局,這樣才能讓我們在變化中認清趨勢、在危機中孕育新機、在紛繁中洞悉規律、在蒼茫中看到風景。當然,一個人的格局并不是天生的,你讀過的書、經歷的事、遇到的人都可能會影響你的格局,但是我認為,只要我們能站在生命與大自然的角度去感悟人生,能站在歷史縱橫的交匯點上去審視當下與未來,能站在對國家和民族的貢獻上去思考責任與使命,你就會不斷擴張自己的胸懷和格局。

              首先,我們打開格局就要站在大自然的角度。人是一個有機體,有機的比無機的生命要短暫得多,人一生不到百年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很多事當時我們認為這不得了、那不得了,其實時間一過發現沒什么不得了。如果你晚上站在大山深處凝望夜空,就會瞬間感到人在大自然面前、在宇宙之中的渺小,浩瀚蒼穹之下、斗轉星移之間,也許你就不會對一些東西再耿耿于懷、也不會再庸人自擾。人們常說四川人生活巴適、為人豁達,這其實就是生活在雪山下公園城市里的人,更加親近大自然、也就更加寬厚和包容而已。人們也常講,高人都很平和,其實所謂高人就是他的格局很大,格局一大,性格就容易溫和、容易與人為善、容易看什么都順眼。同學們在看《三國演義》時,一定都讀過《滾滾長江東逝水》這首開篇詞,其實這首詞是明朝時我們成都的才子楊慎所寫的。他出身名門世家,二十四歲就高中狀元,一路春風得意,但后來卻被貶謫到云南。當他萬念俱灰走到長江渡口時,看到了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和對酒當歌的江邊漁樵,瞬間就頓悟了個人的渺小和人生的短暫,豁然開朗,當即向身邊人要來筆墨,一氣呵成寫下了這首千古名篇。雖然他此后30多年一直過著戍邊的生活,但始終保持著慣看秋月春風的灑脫從容,最終成為一代文史大家,同樣也實現了人生的價值和意義。這與前兩年我給畢業生同學講到的眉山三蘇祠里蘇軾的曲折人生是何等的相似。

              其次,我們打開格局就要站在歷史的長度。很多時候我們認為這也重要、那也重要都舍不得,其實后來一看沒有什么舍不得的。凡事只要放在時間的長度、歷史的尺度去思考,你就不會孤芳自賞、也不會妄自菲薄。很多研究工作只要放在世界科技史的長度、放在人類文明史的尺度去考慮,你就可能會去選擇更有挑戰性、難度更大的事情來做,因為如果你攻克了這一難題,你的進步就會比別人更大一些,你可能就會比別人站得更高一點,你的視野就會成幾何級數地放大,隨之而來的是你的格局和認知邊界的擴大。大家可能知道物理學中的超導現象,也就是金屬中沒有了電阻,半個世紀以來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后繼為了去搞清楚電阻突然消失的原因,都鎩羽而歸倒在了探尋的路上。這時有一個叫施瑞弗的22歲的大四本科學生剛好來到因發明晶體管而聞名的巴丁教授身邊做畢業論文選題,巴丁給他一個單子,上面列出了當時物理學的十大難題,并且建議他就做其中最難的超導機制研究。巴丁打趣地說“你這么年輕,先練練手藝,浪費幾年也沒有關系”,可見當時超導機理研究成為了物理學界的“死亡陷阱”。但是隨后他們幾個人分工協作,開創性地提出了BCS理論,解決了這一懸案,獲得了諾貝爾獎。所以,只有置身于本行業、本領域的歷史長河中,你才能找到真問題、大問題、本質問題,才能看到越過關卡后的無限風光。

              最后,我們打開格局還要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我們說,格局并非虛無縹緲、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它往往就蘊含在我們日常奮斗的腳步中,蘊含在為國家富強和民族復興做貢獻的實踐中,F在,我們回過頭來看,為什么當初西南聯大在那么艱苦的條件下卻能培養出那么多大師人物,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使命感,因為當時大家刻苦學習的動力就是相信科學技術能救中國,都有一種努力學習、學成報國的信念。如果沒有這種志存高遠的精神、沒有將個人成長與國家命運、民族復興相結合的境界格局,那是很難成為棟梁之才的。同學們,就在學校高分子國重室的門前樹立著一座塑像,他就是被譽為“中國塑料之父”的徐僖先生。在新中國建立之初,老先生毅然決然回到祖國,開創了新中國塑料工業。七十年代后期,因勞累過度幾乎喪失了右眼視力,看東西都需要借助放大鏡才行,即便如此,他指導的每個學生差不多都有一份被改得滿是紅色批注的論文。老先生90多歲高齡時依然堅持到實驗室工作,直到去世當天早上,還念叨著要到實驗室去看看?梢哉f,徐老把畢生精力都獻給了我國高分子事業。所以,一個人只要把自身的發展融入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之中,他就從“小我”的優秀走向了“大我”的卓越。

              同學們,人的一生就是在格局的擴展之中成長壯大起來的,你的格局越大,看到的風景就越美、成就也就越大。學會從生命和大自然的角度看待世界,你將游目騁懷、仰觀宇宙之大;學會從歷史的長度思考未來,你將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學會從國家和民族的高度擔當責任,你將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只要在這三點之上不斷放大你的格局,你就會往高處走、向遠處行,就會成就不平凡的人生、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同學們,這幾天我在翻看大川微信時看到同學們畢業前的各種留言,有人寫道:“川大很大,大到足以發生太多的故事;川大很小,小到剛好能珍藏在我們的心房!边有一位同學說到:“川大是首歌,唱不盡學子深情;川大是首詩,道不盡依依難舍!蔽蚁,不論是在校學子還是畢業校友,大家都充滿了對母校真摯的眷戀和發展的關心,這再次確認了我們都擁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川大人”。

              同學們,不管大家今后身在何地、身處何境、身遇何事,川大永遠是你們的家。

              最后,祝愿同學們一帆風順、前程似錦!再見!

              (責編:孫競、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少妇下面被精子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