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nuitem id="rldl3"></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追豹女孩”:在世界屋脊綻放青春光芒

              2022年06月20日08:49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追豹女孩”:在世界屋脊綻放青春光芒

              今年是我在青藏高原的第三個年頭了。三年來,從青海玉樹三江源,到海西祁連山,再到西藏那曲,我一直都在“追豹”的路上。

              雪豹是青藏高原的保護旗艦種。社區監測、生計發展、人獸沖突、垃圾管理……這里的每項工作都和雪豹息息相關。在三江源自然保護區,我們組織當地牧民作為監測員參與布設和維護紅外相機,我們負責回收及整理、分析、反饋收集到的數據。通過一臺臺紅外相機,我們能清晰捕捉該地區雪豹和其他野生動物的蹤影,了解它們的活動節律、分布信息和行為習慣。

              在世界屋脊研究野生動物,免不了直面挑戰。雪豹喜歡陡峭的石壁和山崖,因此安放紅外相機必須克服恐高心理。2021年10月,在云塔村爬山布設紅外相機時,我為了緊跟隊伍,沒來得及觀察周圍環境。當穿過灌木到達監測位點時,才發現自己站在山脊線上,背后就是幾十米高的斷崖,立馬嚇得眩暈蹲下。檢查并重新安裝好紅外相機后,我們又爬完兩座山才完成了一天的工作。這一趟,我們創造了為追逐雪豹一天內翻越3座山的紀錄。

              在祁連山無人區,相機布設在沒有路的山溝里,車只能開到溝口。我從下午3點順著河往溝里走,走到最深處相機位點時,已經傍晚7點左右了。此時氣溫明顯下降,體力耗盡的我只能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加快腳步,終于在晚上8點半回到了車里。這一天下來,我大概走了15公里的山路。2021年11月,我在青藏高原腹地的格拉丹東雪山開展野生動物調查,當晚在姜古迪如冰川下海拔5350米的牧戶家借宿。下半夜,我的心率突然下降到65左右,由于高原反應喘不上氣,同行人緊急找來氧氣,才化險為夷。

              這條路雖然艱苦,但也留下很多感動瞬間。每次回收紅外相機數據,當地牧民監測員都會緊盯我的電腦屏幕。當看到雪豹時,他們會激動地大叫“sa”(雪豹的藏文名),然后拿出手機對著屏幕拍個不停。2019年玉樹遭遇雪災時,監測員白瑪把受災的野生動物背到家中處理救助、悉心照料,并放歸野外。三江源的牧民們對動物的熱誠是我們開展保護的有利條件,也是三江源生態系統原真性和完整性得以保存的基礎。

              近年來,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已有30多位青年研究者在青藏高原留下了足跡。在嘉塘草原,我們開始了草場監測及恢復,發動社區阿姐制作手工藝品;在巴塘草原,我們讓水獺成為玉樹結古鎮的明星物種;在昂賽峽谷,我們開展的自然體驗活動讓這里成了遠近聞名的“大貓谷”;在索加草原,我們協助安裝防熊門窗緩解當地人熊沖突……相信隨著三江源國家公園的成立,越來越多的公眾會關注這片神奇的土地,也會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加入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陣營中來。

              講述人:山水自然保護中心雪豹監測項目協調員 姜楠

              記者 王美瑩、周夢爽、王斯敏 通訊員 杜克成

              (責編:郝孟佳、孫競)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少妇下面被精子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