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nuitem id="rldl3"></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rldl3"><listing id="rldl3"><meter id="rldl3"></meter></listing></address>

              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構建國家安全學學科體系重在“總體”

              汪 明
              2022年05月24日08:42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構建國家安全學學科體系重在“總體”

                 當今世界正經歷新一輪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多極格局在大國博弈中日漸顯現,發展模式和道路多樣化趨勢越發明顯,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深刻地影響和改變著世界新格局的形成和走向。國家安全環境的深刻變化,更加凸顯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的重要性。2020年年底,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正式在交叉學科門類下設置國家安全學一級學科,意義重大,是夯實國家安全領域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的重要舉措。

                國家安全教育的三個主要矛盾亟須解決

                 如何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創造良好的國家安全環境,確保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順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歷史進程不被遲滯或阻斷,是一個重大而又嚴峻的現實命題。長期以來,我們對國家安全的認識還停留在軍事國防安全、反分裂反恐怖斗爭的傳統國家安全思維中,不利于國家安全觀念的與時俱進和國家安全重點領域的開拓創新,國家安全學學科承擔著深化思想理論和知識體系、構建戰略思維和治理能力、創新科技手段和人才培養模式的時代使命。

                 現階段的國家安全教育存在三個主要矛盾亟須解決。一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國家安全形勢突變和壓力凸顯與我國國家安全高層次人才缺乏之間的矛盾;二是我國核心安全領域綜合治理能力亟待提升與綜合交叉型學科支撐能力不足之間的矛盾。三是總體國家安全觀理論和實踐體系亟須構建與多學科對國家安全支撐合力尚未形成之間的矛盾。這三個矛盾均需要從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上入手解決,打破學科壁壘,實現學科的交叉與融合,建立國家安全學學科知識體系和人才培養體系,探索國家安全高層次人才培養途徑,針對我國國家安全主要短板領域定向培養專門人才。

                國家安全學要關注國家安全中的交叉問題

                 國家安全學學科體系要為樹牢總體國家安全觀服務?傮w國家安全觀是一個歷史的、發展的、辯證的、系統的理論體系,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是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的體現和發展。理解總體國家安全觀“總體”的內涵,是把握其核心要義、進行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的關鍵。

                 “總體”闡釋了國家安全的全面性,國家安全學要從研究國家安全的“統一體”出發。國家安全各領域(如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等)自身有著豐富的內涵,且在其自身發展過程中創造出自成體系的學科方向。然而,通過梳理我國110個一級學科發現,雖然有46個學科的簡介中能夠找到與國家安全領域有一定聯系的內容,但是,除公安學外幾乎沒有學科將國家安全明確作為主要研究對象。應從大安全觀的格局出發,把各領域的國家安全放在一起作為一個“統一體”來審視,才是國家安全學研究最直接的內容。

                 “總體”強調了國家安全的系統性,國家安全學要著眼于領域間的聯系和系統的演化。涉及國家安全的諸多重要領域構成一個復雜網絡體系,任何一個領域出了問題,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控制和化解,就意味著國家安全被打開了缺口。微小的、局部的擾動有可能引發風險的傳導疊加,積聚升級成強烈的、全局的風險;一個領域的問題可能通過網絡擴散到社會安全、政治安全等諸多領域,發展成多個領域共振的大安全問題。國家安全各領域間的聯系以及這些聯系時時刻刻的變化,構成了國家安全統一體的復雜性和動態性。國家安全學學科需要重點研究這些領域間的關聯互動,及其背后系統性的問題。

                 “總體”揭示了國家安全的統籌協調性,國家安全學要關注國家安全中的交叉問題。國家安全統一體是一個完整的有機體,它們之間或多或少存在著交叉部分,例如,中美經貿摩擦是典型的科技安全、經濟安全、政治安全、資源安全、海外利益安全等多個領域的交叉問題。但國家安全學重點研究的并非不同安全領域間交叉產生的所有問題,而是應從領域間的交叉部分發現之前在各自領域中都沒有涉足、具有系統隱蔽性和根本性的國家安全新問題,這才能夠體現作為交叉學科的國家安全學所具有的理論與實踐價值。

                國家安全學人才培養要注重創新

                 國家安全學的學科建設與人才培養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遵循學科發展與教育規律,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建議從以下四個方面入手:

                 一是探索“學科交叉、特色發展”的路徑。國家安全學定位在交叉學科門類,是典型的多學科交叉的綜合型、戰略性新興學科。要發揮好學科交叉作用,一方面,避免因為交叉而使得國家安全學的學科研究問題在其他各學科里被邊緣化、碎片化;另一方面,避免因為交叉而將國家安全學的研究問題泛化為其他各學科的研究問題。國家安全學需要構建自身的理論體系和學科邏輯,突出交叉學科特色,營造激發學科活力的良好生態,促進國家安全學健康發展。

                 二是立足“政治為本、貫通融合”的思路?傮w國家安全觀以政治安全為根本,國家安全學應立足服務國家政治安全、維護國家根本利益、保障國家長治久安,把“政治為本”作為學科內容設計和人才培養的第一立足點。同時,國家安全的維護和塑造越來越依賴新理念、新技術、新方法、新手段,應把政治學、軍事學、法學、工學、管理學等學科門類的問題研究、方法手段、人才特征融入國家安全學的建設,切實提升人才培養的實踐性和多樣化。

                 三是堅持“需求導向、體系重塑”的目標。國家安全學要從服務國家需求的核心目標出發建立學科知識體系和人才培養體系,包括服務總體國家安全觀的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和推廣創新,服務各領域全方位維護和塑造國家安全的能力提升,服務全民國家安全教育和意識能力的提升。國家安全學要從國家安全的系統性、復雜性、動態性等多維度實現全新的綜合和交叉,解決各安全領域中難以單獨解決的問題,培養各安全領域難以單獨培養的戰略性復合型人才。

                 四是構建“多元培養、特色突出”的體系。要把握好國家安全急需的高層次人才特點,探索多渠道、多樣化的多元培養方式。針對政府機關、行業部門對于特殊人才的要求,開展面向實務領域的聯合培養;針對我國國家安全主要短板領域,定向培養和輸送專業人才;針對科研院所和高校對于學術型師資型人才的需要,加大力度從多學科選拔優秀生源進行專門培養。充分發揮原有學科的資源優勢,突出各高校國家安全學人才培養的特色,加快形成多學科支撐和促進國家安全學體系建設的新格局。

                 (作者:汪明,系北京師范大學國家安全與應急管理學院院長、教授)

              (責編:郝孟佳、李依環)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少妇下面被精子填满